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萬法之主笔趣-第二百四十九章 二百餘年 宛如大夢讀書

萬法之主
小說推薦萬法之主万法之主
“忻州、明州、洪州等八个周都有乱民聚集,都成了气候,似乎有修者混入其中,连灵玄司也无法镇压。”
“王都亦有不少乱民上街打砸,对陛下意见颇大,人数太多,也抓不尽。”
“另外,军中也有哗变,林将军的头被砍了下来…”
听着下方的汇报,灵武王猛然把案几掀翻,腾地站了起来。
他看着下方众臣,大吼道:“废物!你们都是废物!民乱军乱镇不住,朕的贵妃你们也找不到,我养你们有何用啊!”
他发泄了一番,又连忙朝身旁看去,急道:“国师!怎么办!这群乱民这是要造反啊!”
南宫天乙轻轻一笑,道:“赋税繁重,劳役艰苦,士绅地主兼并土地,剥夺百姓良田。”
“平民变成奴隶,人口买卖盛行,据说士绅大户人家一顿饭,就能买三个奴隶。”
“百姓们为了活命,卖妻典女,更有流民吃树叶绿草而中毒身亡,官道之上白骨累累…”
斗破苍穹前传之药老传奇 小说
说到这里,南宫天乙叹声道:“陛下,他们难道不该反吗?”
灵武王当即愣住,身体都不禁一颤。
他骇然看着南宫天乙,颤声道:“国师…国师…灵武何至于此啊!”
南宫天乙道:“哦,看来这些事陛下还不知道啊,终日留恋后宫,与妃嫔大玩多人游戏,乐在其中,不知外界百姓之凄惨。”
“你这个王!值得百姓效忠吗?”
灵武王脸色剧变,惊声道:“南宫天乙!你放肆!你也要反朕吗!”
南宫天乙冷冷道:“反?为民而反!有何不可!”
说话间,他体内的杀意顿时喷涌而出。
灵武王不禁吓得连连后退,大声道:“护驾!护驾!”
四周群臣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看着他。
普通的我们
灵武王不禁高声喊道:“王弟!王弟护驾!”
李玄毅大步从殿外走了进来,沉声道:“苍天已死!皇天当立!王兄!退位自裁,以谢天下吧!”
灵武王脸色惨白,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
手腕
“诸位!别逼我!同归于尽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
吴远山手持一把大刀,死死护住背后的女人,冷眼看着前方。
前方,七八个修者并肩围了过来,皆目露凶光。
领头一人穿着黑色汗衫,露出粗壮的双臂,他沉声道:“胖子,我劝你识相一点,把包袱交出来,然后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吴远山沉声道:“只是些干粮而已,又不是钱财,你们抢来做什么?有本事去他妈城里抢啊!”
汗衫男人也举起了手中的大锤,冷冷道:“不是钱财捂那么紧做什么?你真要打下去是么?爷爷我陪你!”
“慢!”
吴远山厉吼一声,将包袱扔了过去,道:“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吧!”
汗衫男人一道灵气撕开包袱,看到里面仅有几十块钱银晶以及部分煎饼,当即气得大声道:“妈的!穷鬼一个!你可以走!那个女人留下!”
吴远山微微一愣,随即站了起来,目光冰冷。
“若是如此,只好搏命了。”
他的声音都带着杀意,手中的刀因灵气灌注而颤抖。
汗衫男人看到他这幅样子,也是有些怵,但身边都是小弟,此刻后退就失了威信。
于是再不犹豫,厉声道:“兄弟们,并肩子上,抢那个娘们儿!”
七八人一起围了上来,灵气瞬间迸发而出。
吴远山大吼一声,提刀便杀,第三境融脉髓的境界,爆发出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
只可惜对方也不弱,双拳难敌四手,吴远山坚持了二十多个呼吸,便败下阵来,胸前挨了一掌,顿时倒退数步,口中鲜血不止。
汗衫男子冷笑道:“你逃命倒是容易,但要保下她来,恐怕难上加难。”
吴远山站起身来,直接将刀架在自家娘们儿脖子上,他森然道:“你以为我会让你们折磨她?大不了我把他杀了,再自爆把你们拖下水!”
汗衫男子瞳孔一阵紧缩,却是摇头道:“你那么护着她,我不信你下得了手。”
吴远山心中一沉,不禁涌起绝望感。
而就在此时,天空却下起了雪。
春末夏初,怎么会下雪…
黑色的雪,漫天的纸屑飞舞,飘荡在天地四方。
汗衫男子不禁退后数步,朝四周看去,脸色也渐渐苍白了起来。
他想起了那个传言,忍不住骇然道:“阴…阴煞玄衣?”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蓝光一闪而逝,七颗人头同时飞起,鲜血洒满四周。
“啊!”
女子被这一幕吓得尖叫了起来,连忙躲到了吴远山身后。
吴远山拉着她的手,满头大汗,朝前看去,便见一黑衣女子飘然而至,面色冷漠,目光冰寒,却是没戴面具。
方玄衣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跟我走,去王都贤者山庄,那里有人保护你。”
吴远山松了口气,忍不住叹道:“短短半个月,国家便乱成了如此模样,灵武国二百余年,宛如大梦一场,如今即将破灭了。”
他说完话,抱拳道:“方姑娘,好久不见了。”
方玄衣有些不适应这种称呼,面色有些奇怪,但还是回应道:“易寒不放心你们两口子,故派我从黎山敢来寻找,你们没事就好。”
吴远山也是心有余悸,道:“唉,都乱了,一路上尸骨如山,到处都在死人,起义的百姓就像是蝗虫一般,见官便杀,见民也杀…”
“方姑娘,你是有见识的人,你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方玄衣不想回答,她本就不是个外向的性子,更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
但念及对方是易寒的长辈,犹豫几许,还是说道:“君王昏庸,给了奸佞可趁之机,等到了王都,你问神易玄宫的人吧。”
吴远山也看出了对方不想搭理,唯有讪讪一笑,道:“劳烦姑娘了。”
方玄衣没有回答,易寒没让她留在黎山,她颇为不满,奈何魁首让自己听命,真是气人。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望黎山方向,心中有些不安。
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易寒确认凶手是十八苦地狱了吗?
或者说,他已经被识破,身死道消?
方玄衣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只想赶紧把吴远山送到王都,然后立刻赶往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