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野河之重生1994 起點-第一百五十章怎麼辦分享

野河之重生1994
小說推薦野河之重生1994野河之重生1994
回了自己房间的李杉,进门后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其实这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枪手踹开门以后,房间里有人的,少不了拖拽磕碰,没有人的房间里,他们也只是查看了一圈就出去了。
毕竟谁也不会闲的把力气花在和房间里的死物上较劲。
没过多大一会,史密斯不知道从哪里转了一圈后又过来了。
看见李杉的房门虚掩,象征性地在门上敲了一下,就直接走进来。
李杉起身给他让座,也没问他喝不喝水,就直接倒了一杯放在他面前。
今天这一场冲突下来,两边都不轻松,对手的强悍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料。
倒完水之后,李杉在史密斯对面坐下,没等史密斯开口说话,他就先问史密斯:“这伙对手的来历查出来了没有?”
史密斯摇头:“只知道这伙人是从外面来的,和本地官方以及地下势力都没有牵扯。”
李杉接上:“那这就不好查了是吧?”
史密斯点头:“他们的武器装备也都是自己带过来的,和在当地倒卖的团伙也没有联系过,在当地也没有交易的记录,找不到可以跟踪调查的痕迹。”
见李杉听了这话摇头叹气。
史密斯又接着说:“我已经让人去查和这边关联密切的几个城市,有消息的话他们也会及时告诉我的。”
“他们要是有意隐藏自己行踪的话,总有办法在你能查到的线索外自行运作的。”李杉接着说出的这句话,让史密斯不再开口。
他在想,要是有一套单独的组织在运作这件事,不和外界有任何联系的话,自己布置下的那些人,也确实不好找线索。
他脑子里冒出一个词;“方向。”难道是自己查的方向不对?可是无论官方,或者地下势力,自己的布置已经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
难道还会有什么大的漏洞是自己没有关注过的?
他努力思考,但是想不起究竟是在哪个方面,是被自己忽略了,没有考虑进来的。
看着史密斯坐在那里苦思冥想,李杉开口劝道:“光这么想也不是办法,你就没有派人跟踪他们撤退?”
听到李杉这句话,史密斯有点尴尬了:“当时打的很激烈,楼内的几个人撤走时我们根本就没有发现。外面也是,他们撤走时掩护的很好,我们的人当时也没办法追上去。”
“那就只有等他们再攻击的时候,从外围早点埋伏一些人手了。”李杉紧跟着史密斯的话,接着提出这个建议。
史密斯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说到底,这次还是我们考虑得不够周全,也想当然的低估对手了,这次我们的损失可比对方要大得多。”
疯狂兔子:大话神州
“我们只是把他们当成普通地下势力了,没想到他们的专业素养这么高,这伙人的来历肯定不一般,普通的调查方向不会找到他们的踪迹的。”
经过了今天这场战斗,李杉给这伙人的评价非常高。
史密斯也认同李杉刚才说的话,看来得换个思路来考虑这个事件了。
······
周凤原来的房间里,她叫来了吴萌萌帮自己收拾行李,这个经历过战斗的房间,现在是没法住了。
她现在要搬到李杉给他准备的那个房间里,现在的这个房间里最起码也要换过家具,才能重新住人了。
搬完行李后,还没来得及归置,她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她哥的号码,她接起电话往套间里面走。
吴萌萌看她这样,自己出门后带上房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电话里,周凤她哥回复了她之前的问题,是老爷子不放心她,给她派出了两个人,只负责暗中保护。
还因为这两个人是需要高度保密单位的人,所以不能声张,以防引来政敌的攻击,说她家公器私用。
另外还有,就是国内的高层这时候正在换血,就算是平常的朋友也要防着。
ドスコイ短篇集
这个保安有点邪
为了权利和利益,人性道德什么的、是根本靠不住的。
最后还告诉她,暗中保护的两个人,会自行选择时机把她带回国,具体什么时候合适,由那两个人自行判断。到时候她只要按吩咐行动就可以。
周凤还问,这次的任务怎么办的时候,她哥说的很客观,自己都快要小命不保了,就别想什么任务的事了。
放下电话,周凤暗自思索,他哥说的这些话有那些是可以说出来的。
另外,最重要的是,和谁才能说呢。
她也没心思再收拾行李了,坐在床边从头开始想这次出来本来是要干啥的,现在又成了什么局面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看见外面站着的是李杉,史密斯在他那里没有听到关于神秘帮手的事,两人聊了一会后,史密斯就走了。
心里还记挂着这茬的李杉,等史密斯走后,才又过来找周凤,有些事还是弄明白一些才好。
至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事的时候,综合因素都考虑到,才能做出最合适的判断。
让李杉进来坐下后,周凤并没有主动说起他哥给她打电话的内容。
她自己现在还没考虑好,这事该不该说,该对谁说。
提起之前的话头,她还是说,给她打电话让她去楼上躲避的那个电话,现在还是打不通,她说自己已经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情况。
见从周凤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李杉转而说起要先送周凤回国的事。
这次不是假装或者别的,是真的想要早点把她送回去。
对手的实力到现在也还没摸清楚,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不可预知的危险就越多。
周凤见李杉说这些的时候,面色严肃,就知道他现在是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个问题。
有了她哥的电话垫底,她现在倒不是多么着急,单从害怕这一方面说,她也不如周胖子怕得厉害。
等李杉说到中间停顿的时候,他问道:“就先送我一个人回去吗?用什么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去机场呢?要是周队长也要闹着先走,该怎么办呢?”
这连续三个问题,前面两个还好办,就最后一个,周胖子要是也闹着要先走,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