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第八十六章 給你一千萬,離開慕淵哥哥鑒賞

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
小說推薦戀綜孕吐,病嬌影帝撩爆了恋综孕吐,病娇影帝撩爆了
“夏小姐,我可终于找到你了!”
玫瑰园突然跑来一个女仆,看到夏雪黎,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夏小姐,夜少正在找您,快跟我过去吧!”
夏雪黎看着她着急的模样,并不
“找我,为什么要你来?”
女仆一愣。
心里嘲讽,一个费尽心机爬上位的人,居然还摆上谱了,真以为能嫁给夜少,人家只是把她当成玩物罢了!
她面上不显,随便搪塞了个借口说:“夜少很忙,就让我来了,夜少很急,你还是快点过去,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看她这样子,似乎真的把夏雪黎当成金丝雀,还“好心”的为她出主意,以为她会害怕夜慕渊被别人勾引走。
阴谋两字就差直接摆在脸上,夏雪黎真的是连吐槽都懒得吐。
“带路。”
女仆看着她高傲的态度,心里愈发不满,臭脸走了出去,夏雪黎跟上,对结果心照不宣。
只有牧元霸还是呆呆笨笨的,夏雪黎走,他就跟着走,路上揪了一堆新鲜嫩芽塞进嘴里,开心的吃着。
也许是吃的激发了他为数不多的脑细胞,他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
“师尊,那个夜少是不是小师弟啊?”
“是。”夏雪黎如实回答,在这一点上,她没打算瞒着五徒弟。
再说就算她瞒着,对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身后的脚步声突然停了。
夏雪黎回头,高大的身影低着头,看不清脸,但声音闷闷的,显而易见的心情不好。
“怎么了?”
“他们都说小师弟是魔尊,是坏蛋,可我不相信,小师弟从没伤害过我。”男人说话时,透露着几分小心翼翼,很怕夏雪黎因为他帮魔族说话而生气。
“他们是谁?又说了什么?”
“六师弟和师祖,还有那些长老,和宗门的其他弟子,他们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小师弟掳走了你,还抓走了很多凡人,就是为了一统六界,所以让我们团结起来,消灭魔族。”
牧元霸没有心计,夏雪黎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回答,给了夏雪黎多大的冲剂。
“胡说什么?夜慕渊什么时候抓凡人,他又……”
正说着,夏雪黎突然想到了什么。
曾经在黑夜中,她经常能摸到男人身上的伤疤,可询问他却从来不说。
现在想想,当初真的有太多的疑点,包括夜慕渊突然将她囚禁,来的毫无预兆。
看来,在她被囚禁都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不只是夜慕渊,凌尘和师尊他们都有事情瞒着她,她必须要搞清楚才行。
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凌轩。
他究竟是不是凌尘,如果是,就证明她一直以来都看错了那个谦逊有礼的徒弟。
“你刚才说,凌尘他们也来找我了是不是?那你来这里之后有见过他们吗?”
牧元霸摇了摇头,“没有,我只见到了师尊。”
虽然对方没有看到,但夏雪黎莫名觉得他们肯定会来,似乎自己正经历的一切都与前世有关。
她现在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好好的为什么会有怎那么多前世的事情,真讨厌!
女仆没等到夏雪黎,回头看她和人聊天,顿时火冒三丈。
“你快点走啊!晚了耽误事,别怪我没提醒你!”
不就是个抱大腿的玩物,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一会儿,有你哭的!
而夏雪黎呢?
她正因为牧元霸的话头疼,女仆还来火上浇油,心中怒火燃烧。
她冷冷的望了过来,不再掩饰心中的鄙夷,目光像刀子一样狠刺了过来。
真是哪里都有狐假虎威的角色。
自己过的不好,不想这提升自己,反而是跪在别人脚下打压其他人。
她慢慢的走了过去,没有压抑的气场狂飙,震慑女仆双腿发软。
恐惧像蛛网一样,将她紧紧缠绕。
她突然明白,自己看错了对方。
有着这么强大气场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愚蠢的金丝雀
只希望,她不要对自己发火,不然,她预感自己可能活不过今天。
“带路。”
冷冷的两个字,却让女人如释重负。
就算双腿无力,她依旧颤抖的走向目的地。
到了门口,她哆哆嗦嗦的打开门,几次还手抖将钥匙掉在地上。
“您请。”
夏雪黎走了进去,屋内干净整洁,整齐的摆放着几个柜子,装修很古典,上面放满了书籍,是一个很干净的书房。
“请您稍等,我这就去叫夜少。”
牧元霸也要跟进去,女仆怕他惹事,挡在门口。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騎貓的魚
“你不能进去。”
牧元霸不同意,叉腰表示,“我要跟着师尊!”
“让他进来。”夏雪黎冷冷都说
女仆不敢违背夏雪黎,只能让开。
牧元霸性子急,看到个口子就钻了进去。
巨大的身体,直接将女仆撞到地上。
“哎呦!”
因为夏雪黎在,她不敢有怨言,只狠狠的瞪了牧元霸一眼。
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咔擦咔嚓——”
女仆关上大门,在外面锁上,防止夏雪黎出去。
夏雪黎也不急,安心的坐在椅子上,牧元霸则在一边乖乖吃草。
随后,她们意料之中的没等到夜慕渊。
来的是顾青青。
她从另一个房门走进,看着夏雪黎的目光轻蔑又趾高气昂。
她一进门,便先发制人。
“我知道你的想法,无非是贪图慕渊哥哥的钱,不过你还是不要做美梦了,慕渊哥哥是不会娶你的!”
“……”我到是希望他不娶我。
夏雪黎挑了挑眉,桃花眼中露出玩味之色。
少女见她不回应,心中早已预见,便坐下来,故作坦诚的说:“你的身份根本配不上慕渊哥哥,夜家是不会同意你进门的,他现在和你在一起,无非是看上你的长相,玩玩而已,与其你最后灰溜溜的离开,不如现在就那点好处,潇洒自由。”
“哦?什么好处?”夏雪黎眼睛一亮,像是来了兴趣。
女人笑了,以为她听进去自己的话,眸中闪过胜利的颜色。
她拿出一张支票拍在桌上。
“给你一千万,离开慕渊哥哥!”